• <span id='8f2en'></span>
    <i id='8f2en'></i>
      <ins id='8f2en'></ins>

    1. <dl id='8f2en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8f2en'><em id='8f2en'></em><td id='8f2en'><div id='8f2e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f2en'><big id='8f2en'><big id='8f2en'></big><legend id='8f2e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8f2en'><strong id='8f2e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8f2en'><div id='8f2en'><ins id='8f2e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8f2en'><strong id='8f2en'></strong><small id='8f2en'></small><button id='8f2en'></button><li id='8f2en'><noscript id='8f2en'><big id='8f2en'></big><dt id='8f2e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f2en'><table id='8f2en'><blockquote id='8f2en'><tbody id='8f2e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f2en'></u><kbd id='8f2en'><kbd id='8f2en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8f2en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愛情門當戶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  在叔叔傢碰到他多年前的學生海亮的時候,我並沒有想到這竟是叔叔故意安排的相親。他,一個高高瘦瘦戴眼鏡的男生,有著沉穩內斂的氣質,很符合我心中白馬王子的形象。但我清楚地知道,我不能愛他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讓他幫我擊退瞭門不當戶不對的追求者黃憲,所以,我必須實踐諾言,答謝他。下車的地點是一座陌生的美食城,我摸摸錢包,預感會失血過度。海亮一路都保持沉默,落座後,他很大方地自動點菜,每報出一個菜名,我都會心驚肉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不看他,卻感到他在看我。他說:丫頭,那男孩感覺上不錯。我送白眼給他:拜托,大哥!好男人多的是,我是否要照單全收?他笑:你很可愛!”“謝謝!很多人都這麼說。”“借我擊退黃憲,就不怕前門拒狼,後門引虎?”“嗬嗬!我幹笑:我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是配得上你的女子,而你,也不符合我的條件。”“哦?聽起來你的要價不低。”“也許吧!我隻想要一份門當戶對的愛情,有著同樣的農民出身,在以後的婚姻裡才不會成為遭人鄙視的弱勢群體。”“沒想到,你有職業歧視。他玩味的笑。我拿眼瞪他:不!是人們先有瞭對農民的歧視,才引發瞭我對非農民的歧視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一頓飯吃得沒有滋味,這滿桌的菜足以花去我一件名貴的衣服,能不心疼嗎?海亮起身去洗手間,回來說,走吧。我咬著牙對侍應生說買單,他卻告訴我先生已經買過瞭。走出美食城,我沮喪難堪地不看他。他說:丫頭,別這樣!”“我不想欠你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隨著黃憲的不再出現,我和海亮已經成為很好的哥們兒。他心情不好的時候,會跑來找我聊天,周末也會帶上我去郊區遊玩尋找他所謂的靈感。我是有求必應,終歸還是欠瞭他。人與人應該保持距離的,尤其像我們這樣,分屬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。過多地接觸會導致心的淪陷,明明知道,為何不懂得拒絕?還是因為對象是他,才讓拒絕難出口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騎著自行車被飛駛的機動車撞倒,自行車扭曲變形,人飛瞭出去,自覺沒受什麼傷,還是被送進瞭醫院的觀察室。驚嚇過度中,殘存在腦中的惟一意識就是海亮。我給他打電話,他剛喊出丫頭,我就放聲大哭。該死的!丫頭,你在哪兒?他急急問。我說:醫院!他趕過來的時候,我流的淚差不多能引起太平洋漲潮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說:丫頭,你沒事吧?究竟怎麼回事?我說車禍!我差點兒就見不到你瞭!他大步上前,將我抱在懷裡,很緊的擁抱,令人窒息,卻又沒來由地覺得安全。我破涕為笑,眉飛色舞地為他描述車禍的經過。他卻大皺眉頭,霸道地說:往後不準騎自行車!”“唉!我倒想騎,可自行車被撞壞瞭。”“好!”“好什麼?”“好的是你還活著。他伸手觸摸我的臉頰,麻麻癢癢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瞪大眼睛看他,他輕吻我的額頭說:丫頭,找個時間我們結婚吧!這叫什麼話!我撅嘴抗議:出車禍的是我,有可能撞出腦震蕩的是我。你說什麼胡話?”“笨丫頭!我們第一次見面不是巧合,是你叔叔刻意安排的相親。初見你時,直覺地否定,但越是接觸,就越是舍不得。你就像一本書,外表不是很精美,但隻要打開來,就會不由自主地受其吸引,那麼的充實,那麼的耐人尋味。丫頭,你在聽嗎?我是在聽,也同時窩在他的懷裡假睡,不知該有什麼樣的反應。有些無措,有些驚喜,原來我在他心中是這樣的好。隻是我能放心地要他嗎?門不當戶不對的現實裡會不會有太多的酸楚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在觀察室裡一直呆到第二天,醫生對我放行,說我除瞭輕微外傷外,沒有內傷的跡象。可我的大腦卻是震蕩瞭,不是因為車禍,而是海亮的表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