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5wd2'></dl>
    <ins id='5wd2'></ins>
      <i id='5wd2'><div id='5wd2'><ins id='5wd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5wd2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5wd2'><strong id='5wd2'></strong><small id='5wd2'></small><button id='5wd2'></button><li id='5wd2'><noscript id='5wd2'><big id='5wd2'></big><dt id='5wd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wd2'><table id='5wd2'><blockquote id='5wd2'><tbody id='5wd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wd2'></u><kbd id='5wd2'><kbd id='5wd2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5wd2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wd2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5wd2'><em id='5wd2'></em><td id='5wd2'><div id='5wd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wd2'><big id='5wd2'><big id='5wd2'></big><legend id='5wd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5wd2'><strong id='5wd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情比金堅的他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1996年,在東北一個簡易的鄉村秧歌隊裡,他們相識。不久後,兩個人便成瞭舞臺上最默契的搭檔。

            他們唱二人轉,她是俊俏的小媳婦,他是瀟灑的大丈夫。她圍著他轉,扇子飛舞,長辮輕擺;他跟著她唱,嗓音清朗,溫柔典雅。兩人目光交接,如水如電。

            就那樣愛上瞭。1997年的冬天,在東北一個小村莊,在遠離村子的稻田邊上,在一間臨時建起的土坯房裡,她做瞭他的新娘。

            那一年,他27歲,英俊,帥氣;她58歲,瘦弱,蒼老。這一對在世人眼中不倫不類的夫妻,在此後的9年裡,受盡瞭種種的非難和折磨。他們被各自的傢人逐出傢門,無傢可歸。

            東北的冬天,冷風刺骨,他們就在自己的農田裡,用一張薄薄的塑料袋做被子,相互擁抱著取暖。他們像燕子一樣,一點點揀磚拾瓦,終於蓋起瞭一間小小的房子,卻是真正的傢徒四壁,沒有一件像樣的傢具,沒有電,喝水要到一公裡外的村子裡去挑,甚至沒有吃的,靠去別人收割過的稻田裡撿跌落下的稻穗度日

            傢裡惟一值錢的東西是一個小收音機,每天幹完活後,倆人就一起聽收音機。就這樣一間簡陋的屋子,也被人一把大火燒得幹幹凈凈。

            他為瞭補貼傢用,將一段廢棄的電纜賣瞭,不想竟惹禍上身,被勞教一年。她一個人,愈像雨中飄零的萍,無著無落,無依無靠。沒有人肯借給她錢,他的傢裡人不斷地來找她麻煩,搶走她賴以糊口的糧食,還威脅要拆她的房子

            但是,這一切的艱難都不能拆散他們。他把這個大他32歲的女人,當成瞭手心裡的寶貝。

            他用打工賺來的錢,給她買漂亮的衣服;她愛吃的東西,多貴他都舍得買;她生氣時,他會唱歌哄她;他甚至送她去整容,去掉她臉上溝壑般的皺紋。面對所有人的反對,他隻說:隻要我一個人疼你就夠瞭。

            他就這樣,疼瞭她10年。10年,多少門當戶對的婚姻破碎散場,多少才子佳人分道揚鑣,可他們,在親人反目、生存艱辛之中,仍然堅定地愛著,疼著,幸福著。

            她叫馬玉琴,他叫李玉成。那天,在電視直播現場,他的左臂始終攬著她瘦弱的肩,右手緊緊握著她的手,他溫柔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的臉。那目光裡盛著一種刻骨銘心的東西,是所有愛過的人都明白的,叫愛情。

            有觀眾提出一個很殘酷的問題,說如果有一天,馬玉琴老瞭離開人世,李玉成該怎麼辦?

            針對這個問題,他們給彼此寫瞭答案,主持人當場宣讀瞭。

            馬玉琴說:你交給我的錢,我都給你攢起來瞭,等我死瞭你再找個老伴吧。

            李玉成說:我以後不和你吵架,不惹你生氣,我希望你能活一百歲,那時我已經七十歲瞭,就不需要找老伴兒瞭。

            那一刻,我堅韌的心,終於被一種柔軟的情愫打動瞭。

            很多年前,莎翁曾說過:我決不承認兩顆真心的結合會有任何障礙,一切開脫之詞都會讓愛情蒙羞。多年以後的今天,她和他,這一對跨越世俗隔閡的愛人,用他們堅定的深愛的心,給這句話做瞭最好的註解情比金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