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73kfy'></i>

    <code id='73kfy'><strong id='73kfy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dl id='73kfy'></dl>

    <i id='73kfy'><div id='73kfy'><ins id='73kf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73kfy'></ins>
      <span id='73kfy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73kfy'><strong id='73kfy'></strong><small id='73kfy'></small><button id='73kfy'></button><li id='73kfy'><noscript id='73kfy'><big id='73kfy'></big><dt id='73kf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3kfy'><table id='73kfy'><blockquote id='73kfy'><tbody id='73kf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3kfy'></u><kbd id='73kfy'><kbd id='73kfy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73kf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73kfy'><em id='73kfy'></em><td id='73kfy'><div id='73kf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3kfy'><big id='73kfy'><big id='73kfy'></big><legend id='73kf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一床被子的溫暖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相愛不需要理由,分手的理由卻太多。
            他把襪子亂扔,抽煙將沙發燒瞭一個洞,喝酒半夜不歸,走路專挑漂亮小妞看……她小心眼兒,不修邊幅,花錢如流水,說話羅羅嗦嗦像個老太婆……
            結婚才5年,他們就走到分手這一步。
            財產不多,兩居室的一套房子,幾萬元的存款。他說:"房子歸你,存款歸我。"她說:"傢裡除瞭電視是我挑回來的,其餘的,你願搬哪樣搬哪樣。"他想瞭想,大丈夫何患無"屋",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,就說:"都留給你吧。"
            他揣瞭存折,走到另一個房間。那是要離婚的前一夜,兩人分屋而睡。
            月光如霜,夜冷似水。她躺在床上,呆呆望著窗外,心裡五味俱全。想著初婚時的甜蜜,想著生活中的瑣碎,想著傷透瞭的心,眼淚緩緩地落下來。
            他躺在床上,重重地嘆口氣,閉上眼睛,朦朦朧朧中,鼾聲飄出來。
            她聽見瞭,心想,明天就要辦手續瞭,虧他還睡得著。愛情走到盡頭,她的心跟著一點點揉碎。實在睡不著,她索性坐起來。
            有風嗚嗚吹著,嘩嘩地拍打窗戶。起風瞭。天氣預報說明天來寒流,沒想到今晚就來瞭。看來,老天也知人心。她搖搖頭,感覺有些冷,抱緊雙臂。
            他漸漸睡得深瞭。睡夢中,他走在一片白色的雪地裡,有風像小刀一樣吹過,雪花飛舞,拍打他的臉。他一個勁地走啊,走啊,前不見村,後不見路,白茫茫的雪地上,隻有兩排孤獨的腳印。一不小心,一個趔趄,他摔倒瞭,倒在冰冷的雪地上,他掙紮著,卻怎麼也爬不起來。他覺得自己的手腳在一點點地凍僵,身體在一點點地凍僵,心,也在一點點地凍僵。睡意中,他想,我要凍死瞭。
            她將身上的毛巾被裹嚴,還是感覺冷。索性下瞭床,打開壁櫃,抽出一床被子,蓋在身上,身體漸漸暖和,有睡意襲來,她躺下來,閉上眼睛。過瞭一會兒,她睜開眼,想瞭想,起身,又打開壁櫃,拿出一床被子。她抱著被子,慢慢走到他的房間。
            他蜷縮在床上,身上是一層薄薄的毛巾被。他微微呻吟著,孩子一般,眼角有晶瑩的淚花。她的心一動。她想起來,剛結婚時,她以他為自豪,他高大、偉岸,她喜歡像小貓一樣偎依在他懷裡。她輕輕走上前,給他蓋好被子,掖好被角,輕輕地走出來。
            從她走進房間的那一瞬,他便醒過來。他不動聲色,任由她將被子蓋在身上,她掖好被角,她暖暖的小手,不經意撫過他的臉。被子輕盈地蓋在身上,他覺得自己的手腳在一點點變暖,身體在一點點變暖,心,也在一點點變暖。他的枕邊,漸漸濡濕一片。
            早上醒來,風還在嗚嗚叫個不停,卻有陽光,輕輕灑落進來。她走出房間,驚住瞭。餐桌上,金黃的煎雞蛋,香香的小米粥。他系著圍裙,微笑地看著她。她疑惑著,一時回不過味來。他掏出存折,說:"這錢我不要瞭。"她瞪圓瞭杏眼,問:"那你要什麼?"他定定地看著她,一字一頓:"我——隻——要——你。"
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她過生日時,他在廚房忙得不亦樂乎,紅燒鯉魚、百合雞絲、三鮮豆腐……全是她最愛吃的。她用毛巾擦拭他臉上的汗,忽然想起什麼來,問:"那一次,你為什麼不離婚?"他不語。她撇撇嘴,說:"前一天晚上,你的態度還很堅決。"他將一片火腿塞進她嘴裡,邊忙邊說:"那天晚上,你送瞭一床被子,太暖太暖……"她邊吃邊問:"能有多暖?"他停下來,看著她,微笑著,說:"溫暖一生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