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7957'><strong id='57957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span id='57957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57957'><em id='57957'></em><td id='57957'><div id='5795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7957'><big id='57957'><big id='57957'></big><legend id='5795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ns id='57957'></ins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57957'></fieldset><i id='57957'><div id='57957'><ins id='5795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57957'></dl>
      2. <tr id='57957'><strong id='57957'></strong><small id='57957'></small><button id='57957'></button><li id='57957'><noscript id='57957'><big id='57957'></big><dt id='5795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7957'><table id='57957'><blockquote id='57957'><tbody id='5795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7957'></u><kbd id='57957'><kbd id='57957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i id='57957'></i>

            少年白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  怎麼看他都是個幸運兒,既有北方人的高大又有南方人的秀氣,既有南方人的聰慧又有北方人的剛毅,生逢世道興盛,玩電腦可與黑客叫陣,高考不費事就是狀元。畢業後許多大公司開出優厚條件由他挑,青睞他的女孩排成隊由他挑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為什麼,風華正茂時,他忽然白瞭頭?難道他還會有犯愁的事麼?

              旁人不解,他自己也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隻有他的父親,當年赴北大荒的知青父親,年過半百仍烏發戴頂的父親,瞥見兒子的一頭白發,背過身,流下淚來。

              許多年前,在遙遠邊陲的小村莊裡,像歌裡唱的那樣,知青愛上瞭村裡小芳。

              知青從南方的傢裡,帶瞭漂亮的絲綢送到小芳傢,請求小芳父母,把女兒嫁給他。

              小芳父母看一眼滿目的花花綠綠說:這頂什麼用?要娶咱傢閨女可以,在第一場雪之前砍半屋子柴禾,就行。

              知青傻瞭。半屋子柴禾,怎麼可能?他以為未來的嶽父母是故意刁難他。

              同來的幾個知青幫他一起上山砍柴。可是冬天很快來瞭,砍的木柴差老遠;第二年的大雪紛紛揚揚下來時,木柴還是不夠。知青中有個鬼聰明的,出主意釘瞭個木架子安在裡邊,看上去,就夠半間屋瞭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這年冬天,知青娶到瞭美麗的小芳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年的大雪紛紛揚揚下來時,小芳要坐月子瞭。冰天雪地,坐月子得一日24小時將屋子燒暖,半屋子的木柴,很快就燒掉大半,眼看,就燒到隻剩下木頭架子。知青這才明白嶽父母的苦心,可是為時已晚,小芳沒有熬過這個特別冷的冬天。

              知青的頭發就在那個冬天白瞭,白得如漫山遍嶺的雪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後,黑發重生。

              三年後,他帶著兒子回南方城市,又娶。

              20多年過去,他以為許多事情,已經淡忘。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兒子順順當當長到26歲,忽然間一頭白發——難道悲愴也會遺傳嗎?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知青也是26歲。